Fadada(法大大) sucks!!!

最近在对接法大大的接口,看给的案例完全没有封装看到这种没有Class 没有 function的代码就像吃了一勺苍蝇一样难受。 最后自己封装一个class FDD感觉舒坦多了. EOF

20160417

刘小若, 你好哇. 今天和你吃了个便饭. 以为无所谓了, 但原来还是会很紧张. 紧张地被你看出来问说, 怎么了今天怎么这么闷? 相见,不如不见 大概就是目前这个心境. 也许 没有开始 就是最好的开头 但毕竟 曾经是那么的能和你互换思绪 是的 开始了就停止不下来 虽然持续燃烧地火焰会渐渐熄灭 但曾经是那么的炙热 然而我知道再多说什么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既然如此 再试图吐出些话来试图挽救点什么 也就没有必要了 但这并不是放弃 而是无助 一种知道问题,知道解决方案 而无法实施的一种无助 🙂 //改@20160420

成长是一场冒险

Y: 你好哇 Y, 如果你看得到就请你听着文首的那首歌再次的听我啰嗦最后一次也或许是最后一次对你的所谓矫情吧. 就像是歌词中写的, 成长是一场冒险,勇敢的人先上路。 是的, 上路了之后就没有了回头路。 发生过的事情是无法抹去的,对于一般人来说失去总会有不甘心与执念。是的,我也一样有一定程度。 但是不同于此的是, 在当知道了你选择后我会尊重你。知道吗, 尊重的意思是知道了你的界限,想要保持在一定的距离。 Ok啦 这是没问题的。 不甘心? 不会的, 那是小孩子的做法,是去够那个跳起来也摘不到的苹果。 不去做那些没有希望了的事情,不管自己做出了什么决定那么都是需要自己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有时候,因为表达方式的问题会引起误会。是的那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 最近看完了,龙应台的亲爱的安德烈, 越来越知会沟通的重要性。但是呢,这个沟通还是要选择对象。 不是每个人都愿意,都有时间,都有耐心去听别人唠叨,不是吗?但是如果你在看这段话,还是要谢谢你对我的那份耐心. 你也不必为在乎我什么,在乎别人的感受很好,这是情感细腻的表现。很不错,但是如果不讲出来的别人怎么知道呢? 至于是伤害,还是温暖,听的人也有不同的感受。 也许,有些事情,你不给我讲,也是觉得我会心脆吗? 哈哈 当然了,爱到浓时怎么会不伤心呢? 傻瓜,调整心态是我最擅长的事了,拒绝就是拒绝 也没有什么值得辩护的理由。你有自己的理由,想必肯定也不愿意讲出来了。 想讲的事情适中会讲,不愿意讲的事情何必我又来为难你, 也让自讨苦吃呢 不是吗? 你说过你从来没有遇见一个和我一样的人?嗯,那么你觉得为什么我又这么特别呢,当然我不是说你觉得我特殊,有又不是外星人,当然我也不会理解为你觉得我是the one的这种特殊。 没那么自恋的好吗? 可能是因为在我看来,可以用心来和你交往。那么就把许多事情来跟你你讲。如果在一起了很好,那是希望的事情。如果不行,那么就保持一种朋友间的友谊,也不是很好吗?我不知道你对于男女关系是怎么看?两者之间能不能存在友谊这种东西.其实也没有必要「分手」的两个人就要称为敌人。这个想法是我始终贯穿于心的,不知道你是怎么理解的? 可以聊聊吗? 就像当初认识时愉快的聊天一样,不好吗? 只是聊,就只是聊而不是当初那样奔着我所理解的那个方向去而已,就仅仅是这点不同罢了。看的开,看不开也只能靠自己来调整。希望你能自给解开这个结,或者因为我产生了这个结希望能帮助你打开它. 哈哈(自己脑补你所讲的我那魔性的笑声) 我又想多了吗? 情感的交流有时候很容易陷入交易模式,这是许多人容易踏入的误区。我也一样。你也一样. 就像当初一直对你讲的奔着那么个方向去,是一种球结果的行为表现,寻求一个肯定性的结果的行为. 是的,也许你是觉得这太过于功利化. 不知道是不是这就是你画叉叉的原因. 其实呢,这是一个误会。你知道我看不出来你的想法,很多时候在自heigh所以一直以为能和你聊起时你可以讲「打住」就很容易的刹住车就按照你的套路来了是吧,然后接着还是像朋友一样的聊天能够互相使之心情愉悦。这不好吗? 没有必要尴尬, 没有必要付出就一定要收获, 以前约你,现在约你也就只是喜欢和你聊天时候的好心情,你又这种感觉吗? 如果有那么让我们来享受聊天带来的好心情,即是不是奔着在一起的心态. 现在的你是怎么想的呢? 是不是只有互相喜欢才可以深聊? 奔着在一起的两个人才能这样呢? 希望得到你的答案. 如果你问我 […]

记——2014

与去年一样在音乐中回顾过去的2014. 年岁一年一年的过,这一年做出了许多的妥协。越发的觉得时间过得快,还在回忆年初时与老友们的聊天,却不想天气慢慢冷起来了才会想起来又到年底。 关于去年的计划 读书计划未完成,碎片化的时间很多更多的也是摄取到碎片化的知识。这些知识大多来自于知乎,常见于对于个人经历的分享,感谢他们。 Python学习计划搁置, 不找理由就是因为偷懒。 语言学习,没有专门分配时间静下心来学习,更多的是通过收听网络广播以及看更多的国外网站。 游泳 哎本来计划是夏天去学习,结果那时候压根忘记了。 开发App,算是成功了一半。对于Object-c有了一定基础性的了解。看完了Stanford的基于iOS7的开发教程。 关于认知 这一年,对于文字欲求越发的严重,当独处的时间越来越多也就越能自己做自己的事情。不管是看书/看片/打游戏机了解这一些自己的事情才是可控的。 对于不控的事情只能显得被动。这些回想起来正如不止一个上岁数的人讲过,尽量不要让自己变得被动。 我想只有当占据的主动权才可把握事情的发展,才能把结果控制在所预期的范围内。 关于工作 在这个单位算是满满刚好的一年, 主要负责的是个政府的项目每天就是修修改改也挺充实。 关于朋友 对于朋友,有了一定新的认识。曾经觉得朋友有那么几个就行了,没必要去结交很多很多的人。但现在认识到这也是有许多弊端的。 接触的人越少对于形形色色的人了解就越少,而在生活中又会必定去结交新的朋友。但是这些新结交的朋友对于自己来说会花费时间,花费经历,花费钱财去维系。这样的认识也许是狭隘的想法,谁让我自己是个特别中感情的人呢,对人很容易就掏心掏肺的去展现真诚的一面。这样有时候就会给对方,很多的压力。往往会变得很被动,这是需要值得注意并且修正的地方。但有时候人也往往是好坏并存的综合体,遇到能和你一样掏心掏肺结交的朋友也算是一种幸事。 关于另一半 这一年终于做出了妥协,接受了几次相亲。 第一,由于自己的不主动。朋友圈狭窄的缘故机会就少了很多,这样做也许是最可行的做法 第二,让父母的操心也有一定的安抚作用。虽然没有成,但他们也有了少许的安慰。 第三,本就抱着是否合拍的节奏而去,特别是对于感情这事儿也是两情相悦而不可强求。 第四,有些人注定只是过客。 和那么几个人认识了一段时间,后来渐渐才会发现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是什么,才发现和谁想出下来会觉得很轻松。 小姐姐,呵呵 你知道吗? 凡事慢慢来,不可急躁多点了解 再多一点,急躁了对我不好,对对方更不好。 这一年由于冲动用事也做出了伤害对方的事儿,幸亏及时醒悟才没有让双方陷的更深。 关于家人 你们越来越老了,身体也慢慢不好。 虽然很多时候表达的方式不好,可也希望你们能理解我的用意与出发点。对于这点是需要修正的。 希望你们也更加注意身体 关于身体 自己更加注健康的重要性,熬夜的话第二天必定非常没精神,需要一天甚至几天才能恢复过来。 健身 不是为别人更是为了自己,发现运动会让自己的身体更加的轻松。 虽然从去年120增至了最重时候的140,但感觉是紧实的,变壮实了。 从一个胖子变成了壮实的胖子。减脂期与增肌期需要更加的科学。 计划 留长头发 读更多的书 这一年更加的能静下来。这是好的地方,但也少了野心。 能静下来最大的特点就是需要看更多的书,需要的是排除更多的外界的干扰。尤其是网络方面的干扰。 这一年对于别人的付出越发的感觉是需要感谢 感谢那些在网络上愿意分享的人 感谢那些在生活中愿意与我投入时间沟通的人 感谢我的家人

[转载]创业的首要问题

以下文字为引用, 原文来自于这里 张亮 “Pick a small market and dominate it” – Peter Thiel 我最近经常在想产品和用户群匹配的问题。 这首先缘于 Peter Thiel 那醍醐灌顶的教诲:互联网的核心是垄断而非竞争,创业公司应该先去找到一个细分市场并垄断之,然后再逐步扩大。 其次,想到 Minecraft 这款几乎由一个人开发出来却获得千万级活跃用户并卖了 25 亿美元的游戏,如果说我有何所得,那应该是:开发者满足了一群人在电脑上玩乐高的需求。发现并满足这一没有被满足的需求,比制作精美、疯狂推广要重要一万倍。 第三是最近锤子科技的遭遇。我曾私下跟朋友说:T1 解决生产问题后,会遇到更大的问题,即它没有需求。这当然不是罗永浩先生的手机做得不好,而是他瞄准错了初期的用户群。他太寄希望于「城市精英、中产阶级里面偏感性、偏文艺,在意生活品质和品位的人」,认为他们需要的是(自己提供的)精美的设计和用户体验和品味,却没有逼问自己一句:他们真的需要这些吗?或者,他们究竟需要什么? 或许人性使然,创业者们殚精竭虑,但很容易在思考自己如何匹配需求这件事上少想几步。这或是因为对需求洞察的训练不够,或因为手上技术不够,或因为理想主义,或因为自负/胆怯,但因此,很多时候创业公司从立项之初就埋下祸根。 最显著的例子是从苹果被驱逐之后的乔布斯,他用了长达十年时间塑造一家名为 NeXT 的电脑公司。他有才华,有眼光,有钱,有团队,有技术,但依然惨败。 几年前我曾参与翻译过一段视频,是乔布斯在 1991 年的一段内部讲话。想想看,NeXT 成立于 1985 年,但到了 1991 年乔布斯还在内部讲述公司究竟瞄准什么市场,这是何其痛苦的一件事。而且,因为瞄错准星,即使他是乔布斯,即使 NeXT 手上有不错的技术,供需不匹配也是枉然。 有人幸运,出于一己之所欲,开创一家大公司。但这恰好应了那个道理:如果你自己很想要一样产品,那理论上世界上应该有不少人跟你一样需要它。即使如此,我依然见过不少产品的案例,出发点是令人兴奋的,但执行中,产品负责人对那个需求的分解产生了问题,最终没有抓住重点,没有解决关键需求,还是瞄错把心。 所以,请务必持续不断思考自己在解决什么需求,以及用什么方法将此需求满足至极致。这个问题不容含糊。

How do I strike the balance between confidence and arrogance?

一下皆为引用 一个自信的人可以很自然地与一个很有权利的商业执行官谈话,因为他不怀疑他的点子的价值。 一个自信的人可以很自然地承认自己某方面的无知,因为他不怀疑他的智商的力量。 一个自信的人可以很自然地与一个美女谈情,因为他不怀疑他的陪伴与对话的价值。 一个自信的人可以很自然地想装疯卖傻就装疯卖傻,因为他不怀疑他的个人价值。 A confident man is comfortable talking to a powerful business executive because he doesn’t doubt the value of his ideas. A confident man is comfortable admitting ignorance because he doesn’t doubt the strength of his intellect. A confident man is comfortable flirting with a gorgeous woman because he doesn’t doubt […]

[Fix]Cannot search by using address bar of chrome/chromium

最近应该是BAIDU的搜索URL做了一点小修改导致Chrome/Chromium无法直接在地址栏中&划词使用默认搜索引擎搜索。 修改方法如下 0\ 依次打开 0.1设置settings 0.2搜索引擎 search/Manage search engines 0.3找到百度Baidu 1\修改下面的语句 1.1 http://www.baidu.com/#ie={inputEncoding}&wd=%s 为 1.2 http://www.baidu.com/s?ie={inputEncoding}&wd=%s 注意加粗部分可能不同,但只要修改为1.2中加粗部分即可 EOF.

罗永浩:每一个生命来到世间都注定改变世界(不是变得美好了一点就是变得恶心了一点)!

一下为引用, 原文 每一个年轻人都相信自己是与众不同的,相信自己来到世间要改变世界,充满了雄心壮志。但是到了二十多岁走进社会之后,尤其在中国,这个大环境相对不太健康的中国社会里,走进社会以后,很多人痛苦地发现,那些年轻时有才华、有热情,非常正直耿直的这些年轻人,从二十多岁混到三十多岁一事无成。在中国,这是很常见的现象。 你有能力、有才华、有热情,却一事无成,因为你不会圆滑处事,不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不会在领导面前拍马屁,不会在同事面前耍心眼,什么都不会。这样的结果是,你工作能力很强、很正直,到了30岁一事无成。这些人痛苦地发现身边那些臭流氓,年纪轻轻十七八岁就活的特别圆滑世故的那帮小兔崽子,在社会上如鱼得水,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见到领导那副德性,简直没法看,见到同事就又是另外一副嘴脸。处事处的很圆滑,到了30来岁都混的非常好,要钱有钱,要车有车,二奶有六个。 所以这些正直的年轻人到了30岁很彷徨,开始产生严重的自我怀疑,心想我到底在干嘛呢?于是他为了获得生存上的好处,决定跟着耍流氓。所以这些人呢,不管是什么借口,最终选择了去做恶心的成年人社会中的一个恶心的人,最可气的是他们之后还产生了幻觉,说这就是“成熟”。于是又过来毒害年轻人,跟他们说,你看,我年轻的时候也像你这样,现在我这叫成熟,你这叫幼稚。 这是成熟吗?我不觉得这是成熟,这是不要脸。我现在看到很多我的同龄人变成这样,很多人都是我小时候的好朋友,也曾经充满了理想,充满了美好的这些东西,然后相信自己可以改变世界,最后却变成了这种恶心的人。我回家吃饭心情好就敷衍一下,有时候心情不好就忍不住当场戳穿他们。我说:“你看你们这帮兔崽子,年轻时候我们在一块儿聊,都说要改变世界,现在你,你改变个屁了。”然后他们就有点不好意思,说:“哎呀,行了,老罗,咱们那时候不是幼稚吗?谁能改变世界?谁也改变不了世界。”我就跟他们说:“你别客气了,你已经改变这个世界了,因为你变成了一个恶心的人,这个世界多了一个恶心的人,因此它变得恶心了一点点。” 你们听懂了吗?每一个生命来到世间,都注定改变世界,这是你的宿命,你别无选择。你要么把世界变得好一点,要么把世界变得坏一点。有些人不服气,说:“妈的我就不信了,我自杀。”你自杀就把这个世界的自杀率改变了一点点。你如果走进社会,为了生存或是为了什么不要脸的理由,变成了一个恶心的成年人社会中的一员,那你就把这个世界变得恶心了一点点。如果你一生耿直,刚正不阿,没做任何恶心的事情,没有做任何对别人造成伤害的事情,一辈子拼了老命勉强把老婆、孩子、老娘,把身边的这些人照顾好了,没有成名,没有发财,没有成就伟大的事业,一生正直,最后梗着脖子到了七八十岁死掉了,你这一生是不是没有改变世界? 你还是改变世界了,你把这个世界变得美好了一点点。因为你,这个世界又多了一个好人,听懂了吧?每一个生命来到世间,都注定改变世界。所以将来有一天你心里挣扎,不知道要做一个流氓,……还是做一个正直的人。你在这个中间彷徨的时候,希望你记得我今天给你讲的这句话,每一个生命都注定改变这个世界。 还有就是,我们不要奢望一夜之间改变世界,这也是很幼稚的。你要知道我们的先辈,即使采用很激进的方式,比如暴力革命,比如有人和他的朋友们,领着一群人打游击,上了井冈山,采用暴力革命的方式改变旧世界,用了多少呢?22年。……即使采用最激进、最急不可耐、最暴力革命的方式,也需要22年才能建立一个新世界。你采用理性的、温和的、非暴力的方式,怎么能指望一夜改变世界呢?只能慢慢来。要有足够的耐心,一点一滴地改变世界,就是这样,希望大家都记得这个。